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房产 >

北京路电影院的爱情故事

栏目:房产    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时间:2018-01-09 14:00    

大洋网讯 坐落在北京路的青宫电影院,从2005年正式开业,到今年已经走过了近13年。每逢国庆、元旦、新春,在北京路逛街、看电影、吃饭、买年花,成了许多广州人的特定记忆。特别是几年前,广州高档电影院还没有遍地开花时,北京路曾是不少广州80后,拍拖看电影、吃消夜的不二选择。

在青宫电影院,不少80后员工工作超过了10年。他们跟同龄人一样,在电影院里邂逅了自己的爱情,并结婚生子。他们中有曾经的电影院保安爱上了来调研的电影专业女研究生,有放映员与票房统计员的爱情,也有检票员与观众的浪漫情缘。

蔡少林和妻子的婚纱照

就在去年,儿子过完2周岁生日后,1981年出生的蔡少林和1988年出生的妻子才把婚纱照补拍完。

电影院保安的爱情:

恋上写论文的女研究生

曾经是电影院保安的蔡少林与电影学专业研究生妻子的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都堪称奇缘。

珠江电影厂一级编剧祁海说,很多不熟悉他们的人,会想当然地以为“女的又老又丑”或者男的没什么文化,感觉女孩好像“下嫁”。实际上他们不仅郎才女貌,同时都很拼。

2010年,一个青岛女孩,电影学专业的研二学生,为了完成硕士论文研究,来到广州电影院进行实地调研。

由此,对电影市场的调研与票房分析,让她与当时担任青宫电影院值班经理的蔡少林相识。

当时蔡少林在电影院工作了5年。最初是电影院的保安,2年后成为保安队长。随后,又从保安队长变成了值班经理。

共同的爱好让他们逐渐走在了一起。

女孩不仅顺利完成了以青宫电影院为案例的硕士论文,还为了蔡少林,来广州生活。

从保安到经理他靠勤奋抱得美人归

2001年,19岁的安徽小伙蔡少林买了一张南下的火车票,从老家来到广州。站在广州站前广场还不到几小时,这个小伙子就又坐车去中山古镇的一家灯具厂做流水线工人,一个月工资300元。

就待了两个月,受不了流水线压抑工作的曹少林又辗转到广州一家物流公司做保安。直到2004年冬天,他在报纸上读到了青宫电影院开业前的招聘广告。

抱着试试的想法,他坐了当时一天只有一趟的公交车到北京路交简历。电影院员工要上夜班,公司提供员工宿舍。

蔡少林记得,少年时看电影,电影院的印象就是破旧的工会礼堂,板条凳、满地瓜子壳的地面。而他在广州看的第一场电影,就在青宫,是入职后单位请员工和家属看的。

当时青宫是北京路第一家五星级影院,花纹地毯、红座椅,舒适的灯光,他当时就觉得在电影院工作很幸福。

而让蔡少林觉得最浪漫的一次电影是2012年《泰坦尼克》在中国重映,他和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太太一起在青宫电影院看了一次。

这两年因为带娃,蔡少林和妻子没有再一起去过影院,都是每个人单独去。

结婚后,蔡少林和妻子一起供房,先是在番禺有了一间小屋子,现在又在金沙洲贷款买了稍大的房子。

如今在青宫电影院做运营经理的蔡少林说,补上迟到了几年的婚纱照,是他现在能给妻子最好的礼物。

邓荧乐一家

邓荧乐说,能在电影院找到另一半很幸运。

放映员的爱情:

妻儿买票到电影院看他

跟蔡少林同是1981年出生的邓荧乐十几岁就认识了珠江放映厂的老师傅,拜师学放电影。以前,一盘电影胶片的放映时间一般是18至20分钟,放映一部电影需要5盘甚至6盘胶片。遇到胶片卡在机器里或缠到一块,就必须及时剪断再重新粘贴。

有人以为“放电影是全世界最轻松最幸福的事”,但其实并不是。

邓荧乐说,电影院的放映工作需要耐得住寂寞,需要细致、有责任心,还要熬夜。像他现在团队里就没有90后,最年轻的放映员是1988年出生的。

青年时,邓荧乐也离开过放映行当。喜欢美食的他,曾改行去做粤菜大厨。

直到2005年,饭店生意不景气,带他入行的老师傅,又把他召回电影放映。

2008年,邓荧乐来到青宫影院。就在前一年,他在网上聊天认识了一个学会计的网友。聊着聊着,这个网友跟他不仅是同一个中学毕业,两个人都喜欢看电影,喜欢美食。

随后,两个人闪婚,至今结婚10年。

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
adr2